重生東游記 第545章 最長情的告白

小說:重生東游記 作者:塞上孤客 更新時間:2019-05-16 13:36:51 源網站:新八一中文
  然而就是因為這個凡人的搗亂,導致他功歸一潰。

  這件事情雖然過去了很久,但穿山甲卻一直懷恨在心,只是礙于何仙姑的面子,所以他已經與韓湘子罷手言和了,但是他聽聞那日的蟠桃已經被趙東來吞服,所以心中對于趙東來的憤恨,卻是無情之中增加了幾分。

  如今趙東來一出現,又瞬間劃傷了穿山甲的手臂,如此一來,就更加令他有些出離憤怒了。

  “趙東來,你到底想怎么樣?”

  “先是搶我蟠桃不說,今日又劍傷于我,是不是打算與我穿山甲為敵?”

  “若當真如此,我穿山甲也不是怕事之人,你直接放馬過來便是,頂多就是舍棄這五百年的道行,與你周旋到底。”

  穿山甲一手捂著手臂,一邊生氣的質問。

  “誤會,誤會!”

  趙東來連忙有些歉疚的擺了擺手,苦笑著解釋:“我本無心傷你,方才見地上妖氣涌現,所以才會以劍氣擊之。”

  “若我知道是你穿山甲在地里行走,我自然不會出手。”

  “所以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傷了你,還請你見諒才好!”

  “哼。”

  穿山甲仍然不滿的瞪了趙東來一眼,嘲諷道:“觀你如今修為已是深不可測,我這只五百年的小小穿山甲,在你面前已經不值得一提。”

  “就算不見諒,我也奈何你不得。”

  “既然我打不過你,那么往日的仇恨,也就一筆勾銷吧,我不會再找你麻煩,但你趙東來,也不要仗著自己的修為強大就任意欺負于我。”

  “否則我穿山甲就算拼了這一條性命,也要與你周旋到底!”

  “這個你可以放心!”

  趙東來故作鎮定的聳了聳肩,回應道:“我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與你作對,而且萬物皆有靈性,你雖然是精怪,但心底卻并不壞,尤其在通天教主的各種逼迫之下,你卻并沒有妥協,所以我對于你,其實是高看一眼的。”

  “再者,我看這山中靈氣也頗為濃郁,是一個適合修行的地方,你待這里,倒也不失為一個好的歸宿。”

  “所以日后你就潛心在此修行吧,我斷然不會侵擾于你!”

  “哦……”

  穿山甲輕輕的哦了一聲,復又有些不可置信的掃視了趙東來那越發英氣逼人的臉龐,似乎感覺有一些不太認識此人了。

  幾個月之前,趙東來還只是一個懂點道術皮毛的凡人書生罷了,甚至就連幻化純陽真人的法身也不能維持多久。

  如今身上的修為卻足以用“深不可測”四個字來形容,當真是令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穿山甲也同樣是一個工于心計的人,所以盡管心中有一些疑問,但卻也并沒有立即提出來,而是自顧自的聳了聳肩,沒有再追究此事。

  “穿山甲,既然是你在此修行,那么我也就沒有什么可擔心的了。”

  “這里有一瓶我從南海帶出來的丹藥,對于精怪的修行十分有幫助,我便贈予你三枚丹藥,就當是我方才誤傷你的賠償。”

  言罷,趙東來右手憑空一指,那虛空之中便幻化出了三枚看起來有些褐色的丹藥,緩緩飄往穿山甲的身前。

  “疾。”

  穿山甲也是忍通伸出右手來,嘴里默念一個法訣,那丹藥便如同長了眼睛似的飛到了他的手掌心中。

  “若沒有其它的事情,我便離開了,你好生修行,秉持正道之心,望日后能有飛升的一日。”

  趙東來殷切的叮囑了幾句,便緩緩的轉過身去,打算離開這個小山谷。

  “等等!”

  就在趙東來準備邁開步子離去的那一刻,身后的穿山甲卻忽然叫住了他。

  “等等,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一下你!”

  穿山甲這時卻手持丹藥疾步追了上來,掃視了趙東來平靜的臉龐一眼之后,這才緩緩道:“據我所知,前幾日仙姑和林貞一起去了萬綠湖中尋那天仙金蓮,也不知道她如今是否已經安全歸來?”

  “不曾。”

  趙東來沒有經過任何的思考,當場便搖頭道:“林貞已經安全回到了曹溪草廬之中,但是何仙姑短時間之內可能不會再回來了。”

  “據湖中的青魚怪所說,何仙姑已經被湖里的天仙金蓮所吞噬,如今生死不知。”

  “什么!”

  此言一出,穿山甲頓時臉色大變。

  一顆心更是砰砰的狂跳不止,那圓睜的怒目甚至都快要噴出憤怒的火焰來。

  可想而知,此時他內心的悲痛和難過,都已經溢于言表了。

  “仙姑死了?”

  穿山甲有些驚恐的往后倒退了兩步,甚至連步子都有一些不太穩健了。

  “我不確定。”

  看著穿山甲如此難過的樣子,趙東來甚至都有一些不太愿意隱瞞仙姑的身世了。

  但是想到何仙姑的身世異于常人,而且又肩負著拯救六界的重任,如今她“回爐重造”也并不是一件壞事。

  如果真如李玄所推算的那般,十年之后何仙姑如果能重造成功,那么她定然就能吸收金蓮圣仙和海龍一族大太子龍潛淵所遺留下來的那些靈氣,屆時的何仙姑,戰斗力和修為恐怕不會比任何的古神低多少。

  只是滋事體大,趙東來也不敢透露過多,而且這穿山甲本身的身份也特殊,讓他知道的越多,反而越有可能出岔子。

  所以在內心權衡了一番之后,心想著還是暫時不要告訴穿山甲比較好。

  于是心念一動,便淡然道:“仙姑是生是死,我目前也不能確定,但李玄上仙似乎又斷言仙姑會在十年之后回歸。”

  “所以……”

  說到這里趙東來忽然話鋒一轉,苦笑道:“如果你愿意等的話,那么可以在這山谷之中等仙姑十年,興許十年之后,仙姑真的會回來也未必。”

  “畢竟你我心里都清楚,仙姑并不是尋常的凡人!”

  “嗯……”

  聽趙東來這么一安慰,穿山甲似乎內心終于好受了一些,當下機械似的點了點頭,并沒有再多說什么。

  見穿山甲也不愿意再多言,趙東來又感覺腹內饑腸轆轆的,更是不想再此多作停留,便匆匆的與穿山甲道了個別,然后趕往曹溪草廬去了。

  待他回到草廬之中時,小人參精已經和林貞一道準備了好酒好菜,走在草廬的門外就已經可以聞到醬香和肉香了,一時間趙東來更是食指大動。

  “東來哥哥,你終于回來了!”

  小人參精見趙東來出現在了草廬的門外,連忙一蹦一跳的奔到門外,親切的拉著趙東來的手,將他給拽到了屋子里。

  屋內,林貞和李玄以及張果老等三人都已經落坐,但是卻都還沒有舉箸,大概是在等著趙東來的歸來。

  “東來公子,快快落坐吧,我們都已經等急了!”

  “你看林貞準備了這么一大桌子的飯菜,我張果老可是好久沒有吃過林貞做的飯菜了,本來早就已經忍不住要大快朵頤一番,但是林貞就是不讓我動筷子。”

  “現在你回來了,咱們也就可以開動了!”

  張果老作為這草廬的主人,自然是由他來招呼趙東來,只不過張果這個人天生就是一個老頑童,而且活了這么多年,早就已經不拘泥于禮數了,所以也不會像尋常的凡人那般故作謙卑。

  “嘿嘿。”

  “讓各位久等了,實在抱歉。”

  趙東來有些愧疚的朝著眾人拱了拱手,之后便在小人參精的拉扯之下落落大方的坐到了桌邊的椅子上。

  “東來,你這出去了一趟,怎么身上反倒是沾染了一些妖氣啊?”

  “是不是方才在山中又遇到了什么精怪?”

  李玄畢竟昌上仙,眼力還是相對比較犀利一些,僅只是一眼便看出了趙東來身上有妖氣,所以第一時間詢問了起來。

  “唔。”

  趙東來略一點頭,飲了杯清酒之后,沉聲道:“方向在山中遇到了穿山甲,他居然也在這山里修行,倒也是有一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不過方才在敵我不明的情況下,不小心打傷了穿山甲,為此又與他糾纏了一陣子。”

  “但是聽他的言行,似乎已經改邪歸正了,所以我便贈予了他三枚從南海帶出來的丹藥,現在已經相安無事了。”

  “原來如此。”

  李玄睿智的灑然一笑,嘀咕道:“那穿山甲的本性其實不壞,湘子這一次之所以能拖到咱們尋回天仙金蓮,其實也與穿山甲的相助脫不了干系。”

  “如今他在這山中修行,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憑他現在的修為,應當是可以保護一方百姓的。”

  “所以日后咱們也就不必再找那穿山甲的麻煩了。”

  “那可不行!”

  不等趙東來開口回應,一旁沉默不語的小人參精卻已經很是不開心的嘀咕了起來。

  “穿山甲那日在桃源山中還想搶我的蟠桃,而且還多次追殺于我,如果不是為了躲避他,我和爺爺也不會遠走嶺南,那么爺爺也就不可能被明淵的鱷魚精給吃掉。”

  “所以我必須得找穿山甲算一算這一筆賬才行,反正我現在修為比他高,又得到了東來哥哥道門的真傳,收拾穿山甲易如反掌!”

  小人參精邊說邊傲嬌的仰了仰頭,那純澈的小眼神再陪上傲嬌的小表情,倒是有一種莫名的反差萌。

  “哈哈哈。”

  趙東來聞言不由得伸手拍了拍小人參精的小腦袋,朗聲笑道:“小人參精,看待事情是要持客觀態度的。”

  “在你們妖精,本來就是弱肉強食,就算不是穿山甲追殺于你,憑著你們人參天然的精華加持,又有哪個妖精會不覬覦呢?”

  “何況,那日吸食你爺爺的鱷魚精,卻已經被我給吸食干凈了,可以說鱷魚精的修為和你爺爺的修為,都在我的體內。”

  “但是后來在銀灘之上,我先是傳了五百年的功力給你,后來與南海鱷神大戰之時,我的修為耗盡,差一點成為廢人,你爺爺的那一千多年功力,也已經從我體內消失不見。”

  “所以如果要追究的話,那么就算是三天三夜,也未必能說得清楚。”

  “依我之見,這件事情就到此結束吧,穿山甲其實也挺可憐的,現在又四處被通天教的人護法追殺,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安生之所,咱們就不要再去逼迫他了。”

  “對啊,小人參,你以后就不要再找他的麻煩了!”

  旁邊一直聆聽的林貞這時也出言開解:“不該發生的事情也已經發生了,就算殺了他,也換不回你爺爺的性命。”

  “何況他也并不是殺死你爺爺的兇手,又何必遷怒于他呢?”

  “退一萬步說,前幾日他還救了你韓大哥一命,所以你看在他還不算太壞的份上,就饒了他吧?”

  “這……”

  本來小人參精確實是想教訓一下穿山甲的,畢竟這穿山甲之前欺負了他幾百年,現在小人參精的修為大進,當然也想替自己出口惡氣,報復對方一下。

  但是鑒于趙東來和林貞都已經這樣說了,他自然也沒有必要再糾纏什么,畢竟現在他的老大是趙東來,對于趙東來的話,他還不敢不聽。

  由于大家也都有一些餓了,而且林貞的廚藝又確實是好,以至于一頓飯沒用多長時間,那些飯菜就已經被大家伙風卷殘云似的吃完了。

  等到用完餐以后,李玄和趙東來又雙雙到房間里去看了一下韓湘子。

  此前李玄已經用天仙金蓮的蓮藕為韓湘子撥過毒了,所以體內的妖毒早就已經消散完畢,如今臉色也恢復了之前的紅潤,雖然還沒有醒過來,但是整個人的精氣神,卻已經相當之好了。

  “想必湘子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

  趙東來長長舒了一口氣,心頭的一塊大石也算是放了下來。

  “是啊。”

  李玄也不假思索的點點頭,附和道:“眼下湘子的妖毒已經撥除,并且我還喂他服了長春丹,所以他醒來之后,整個人的精氣神,包括他的武功,都會再上一個臺階。”

  “眼下那椿樹精似乎也受重傷逃走了,一時半會估計不會再來找麻煩,所以湘子的事情,也就不用擔心了,咱們還是聊一聊你的事情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諾基亞小說網_書友最值得收藏的網絡小說閱讀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生東游記,重生東游記最新章節,重生東游記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北京11选5